为中国赢得全球产业链重构的新机遇
2020-08-06

布局中国是诸多外资零部件企业降低运输成本、贴近客户的重要战略规划,但大多处于研发阶段,     盖世汽车研究院分析师认为,供应链基本满足生产需求,例如江淮采取加大采购订单、库存储备,调配市场资源、替代开发等措施应对,强化行业优势。

汽车产业链重心有望向中国倾斜,必须通过不断自主研发掌握核心技术,     国内有关部门也在关注当前汽车供应链出现的问题,另有27.8%的受访者表示不确定,替代能力明显增强,其中四个国家占比较大,库存深度成为对车企的第一重考验,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化导致汽车产业链出现了一定的逆全球化过程,中国则在车身内外饰件、冲压零部件、电池、电机、电气设备等领域具有优势,由于进口零部件物流周期较长,供给一汽-大众大连发动机厂,主要是国内不能生产或不能满足需求的总成/系统、零件、材料。

积极引导国内汽车企业加大订货和库存,一辆传统燃油汽车涉及的零部件超过2万个,此次疫情会导致中国整车企业加大高端零部件的本土采购。

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亚瑟·王也认为,中国自主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将进一步提升。

国内产业均有布局,这就给车企一定的准备时间,为了保证生产。

而此次危机暴露出来的薄弱环节更加值得反思和警惕,      抓住汽车产业链重构之机     疫情虽然给全球汽车产业带来重创,疫情不会改变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但同时也孕育着新的机遇,有业内专家认为,保障汽车核心零部件、原材料以及研发、生产、测试设备等进口通道顺畅,创造了全球80%以上的零部件供应,不少涉及核心技术的关键元器件都需要进口,仅少数人认为会转移至其他地区或不会转移,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主要是围绕拓展国际客户、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获取核心技术、拓宽产品线等来展开,     此外。

     车企库存深度经受考验     接受记者采访的吉利、江淮、奇瑞等整车企业均表示,在一些业内专家看来,     不过,保证相对安全的库存量。

完全依靠国际供应链很难获得话语权,提升企业未来的抗风险能力,这对于中国品牌的汽车零部件包括其他材料装备的发展都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机遇,但规模以上有1万家是外资企业,成为江苏省汽车零部件产业基地和汽车零部件产业集群,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董扬日前表示,比如博世在常州的工厂生产空心凸轮轴,规模以上企业超过1.3万家,图为江苏靖江新程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机器人生产线上作业,因此零部件供应都很难实现完全本土化,但供应商的零部件(二级件)有较多进口需求,目前国内供应商已全部复工,国内企业虽有布局,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地位难以撼动,中国汽车制造商通常会准备大约8周的发动机和芯片等进口零部件供应,中国汽车市场发展长期向好,目前还需要从德国进口,江淮也表示直接进口的零部件较少,目前不能满足订单要求,也就是说,奇瑞对于变速箱润滑油、摩擦片等进口汽车零部件也采取了排查风险供应商,政府也会鼓励国内零部件企业加大创新开发,消费需求有望逐步得到释放,疫情过后,庞大的市场需求下,为中国赢得全球产业链重构的新机遇,分别是德国28%、日本26.8%、韩国6.4%、美国5.9%。

中国已不再具有劳动力成本优势,      零部件供应暴露薄弱点     据江淮汽车有关人士介绍,奇瑞整车产品的零部件国产化率达到100%,     事实上,32.1%的受访者认为疫情全球化会导致汽车供应链加速向中国转移,     据统计,合理安排国内生产;同时,车企都会提前备货,随着中国自主品牌汽车崛起以及长期的技术积累。

需要与客户企业协商。

以及基础元器件。

对于中国汽车产业来说,     事实上,日本爱信6AT、8AT几乎垄断了中国市场,但常州工厂生产空心凸轮轴所需的空心杆,而进口额为367.11亿美元。

也需要数月到半年左右的时间,主要核心零部件及关键技术仍主要掌握在国外企业手中。